别碰网贷,你还(抗)不起

图片 1

犯错误人生难免,有的让你成长,有的把你拉入深渊。

  原标题:男孩蹭坏奥迪跳楼?这两年网贷害了这么多人自杀身亡

学生兴趣可培养不需过分强调 高三家庭消费报告

打不死你的,终会让你坚强,可是网贷,却可能逼的你家破人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小敏)10月24日,22岁的张家泽在租住的门头沟某小区11层楼上跳楼身亡了。

双一流 名单你读懂了吗 为何分成AB类

“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妹子借钱不还,该怎么办?”老爸慌慌张张闯进我的房间。

“你打电话给她了吗?”

“打不通”

“那就对了,她手机丢了。这是骗子在诈骗,不用理他,以后陌生电话不要接。快过年了,他们在冲业绩。”

哄走了老爸,我却坐立不安——我知道,妹妹应该是在网贷上借了钱,逾期还不上,人家追债来了。

从三个月请前她再次找我借钱,我就察觉不太对劲:她的工资不低,消费水平并不高,不应该如此频繁借钱。仔细询问过后,才知道原来是妹夫迷上赌博,输了十几万——这些钱是从网贷平台套出来的。

妹夫把债务转给妹妹一半,妹妹每月要帮他还6000多元。我听后大怒,对她说:“这样的话,我不可能再借给你们钱。赌博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你也没必要还。”她听后愤然挂断。

昨天我收到电话,让我通知她及时还款,我问欠了多少,对方说4万。可是我知道,一般都会同时在几个平台上借钱——这意味着,我们家不可能帮她还上这笔钱。

今天催款电话便打到父亲的手机上了。

我打电话给认识的律师,他表示只能尽快还钱。我问,如果还不上怎么办?他说,那可能会遭到合法的花样催收,如果是不正规平台,呵呵……建议你百度一下,咨询线上金融方面的律师。

  张卫东惊闻这个消息后,火速赶到北京,经询问才知儿子曾在死前半个小时内频繁的从网络借贷平台借款万余元,随后又取出7000元……

没有奖项如何通过自主招生初审

百度如下:

2016年3月,河南某大学生在10多个校园金融平台贷款近60万元后因过度借贷导致跳楼身亡。

2016年4月14日,一位22岁的男子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被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二审改为防卫过当,改判6年徒刑)。

2017年3月,福建某大学生通过校园贷小广告借款800元,不料在利滚利的情况下背负的债务近20万元!

案例分析:以月息“0.99%”为噱头的校园贷分期易造成“低息”假象,但加上平台服务费,成为超过年利率24%的超高利息!若缴纳滞纳金,超过36%变为非法高利贷。

2017年8月3日,正在家放暑假的范泽一向家人称要返回北京学校,随即离开了家。据范泽一的家人告诉记者,就在范泽一离开家的当天下午,家人在其卧室内发现了一封遗书,称自己“一步错、步步错”,并且“我的心已经承受不住”。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发现遗书后,家人立即拨打范泽一的手机,但手机已经无法接通。随后,家人立刻报警,警方马上以“失踪人口”立案展开调查。8月5日范泽一尸体在河中发现。

就在范泽一失踪的次日,也就是2017年的8月4日开始,范泽一父亲的手机就开始陆续收到数十条的信息,信息内容都是追债。

在恢复后的范泽一手机里,发现范泽一从2016年7月开始,从一个名为“速X借”的网络借款平台借了第一笔1500元,随后就从另外一家网络借款平台借了3000元钱用于归还“速X借”的钱,然后再从另外的借款平台再借出更多的钱用来归还上一笔欠款。除了“速X借”外,他还在“今X客”、“哈X米”等网络借款平台上借款。

  剐蹭奥迪后疑似被胁迫

自主招生 自招简章中的重要信息 自主招生你在哪个段位

对于还不上的人,他们怎么办?

7×24小时电话轰炸你手机联系人,先短信后电话恐吓。

人员上门追债,每上门一次,债务翻倍。“极少数”人员可能会口骂手砸。三天一轮。

司法起诉+强制执行,提交征信黑名单。

外包有资质的讨债公司,“极少数”讨债公司会雇佣艾滋病人讨债。

回到“辱母案”的例子,我们可以管中窥豹:

2016年4月13日,苏银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东西。据她提供的情况说明,在房间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

2016年4月14日,催债手段升级。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许出门。“在他娘俩面前,他们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说的话都没法听。”

当晚8点多,催债人员杜志浩驾驶一辆迈腾车进入源大工贸,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接待室内有两张黑色单人沙发和一张双人沙发,苏氏母子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

刘晓兰说,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其间,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嘴上。刘晓兰看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让刘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刘晓兰看到,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原来,张家泽曾于10月24日和奥迪车发生剐蹭,交警赶到现场对事故进行责任认定:两车均为西向东行驶,张家泽电动车左侧与朱某右前侧相撞,车辆损坏。张家泽负全部责任。在这份认定书上也有朱某和张家泽的签名。而这个签名也成为了张家泽在世的最后笔迹。

解密专业23期:人力资源管理 不只学做伯乐

最好的方法是不碰网贷,还不上信用卡你可能会坐牢,还不上网贷你可能家破人亡。

遇到暴力催债怎么办?

①投诉,暴力催债投诉渠道

②告诉家人,一起面对,你自己扛不起

③拒绝任何私下解决方案,寻求律师(司法)帮助

图片 3

电影《九龙冰室》

我也说过“我自己扛”,可还不是我爸在扛!——九纹龙

  其父在张家泽手机中发现,从24日下午18点44分,至19点17分,张家泽手机上发生了四笔来自来分期、蚂蚁借呗、京东金融等平台的总共1万余元的贷款,并于当晚7点左右取出7400元。

解密专业 广播电视编导 电竞专业

22岁的小朱是淮南市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11月4日,割腕自杀的他虽被父母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但高利贷债权人讨债的恐吓与威胁,却让一家三口惶恐不安。这些得从小朱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为还贷,小朱拆东墙补西墙,短短三个月就背上35万余元债务。
11月29日,小朱家人更是收到合肥一家个人贷款平台催债人的威胁信息。目前,淮南警方已介入调查。

儿子自杀父母才知巨额欠款

朱先生和妻子徐女士是淮南的普通上班族。
11月4日上午,朱先生接到一个网贷平台的电话称,自己欠了3000多元钱,不按规定日期还就要收取利息了。对此说法,朱先生徐女士都感茫然。于是,他俩打算中午问问儿子小朱。不料,二人推开儿子的房门后惊呆了,“儿子左手手腕上流了好多血,人已经昏迷了。”朱先生赶紧拨打了120,一番抢救后,小朱转危为安。

徐女士说,儿子养伤期间,做梦都在喊“要还钱”。而且,她和丈夫从儿子房间里找到一沓欠债单据,“单据中,儿子拖欠了20多家网贷平台的贷款,共计13万多元,剩余都是欠下的个人高利贷借款,本息加一起有22万多万元。”

面对儿子35万元的巨额债务,朱先生和徐女士惊呆了。朱先生不解地说,他不知道还是学生的儿子做了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身份信息被同学借用贷款

29日,小朱表示,这还要从他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原来,去年6月,小朱的初中同学小张找到他,称女友过生日,想借用小朱的身份信息办校园贷,给女友买个手机,贷款也由小张自己偿还。小朱没多想就提供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很快就放了款,这部手机一共贷款4800元,分12个月偿还,本息加一起共计7000元。”

小朱说,还贷首月,小张的确还了款,其间又向他借1万元现金,说过阵子会偿还。于是小朱从某网贷平台借了1万元给小张。不料,此后小张不但将他拉黑,还不再偿还此前买手机的贷款。找不到小张,两笔以小朱名义贷得的款,只能由其偿还。

今年7月,小朱终于把1万元的贷款还完了,但剩余的7000元,他无力偿还。就在此时,他通过网贷平台,认识了一位王先生,对方自称在合肥做分期贷款。还说合肥有家网贷平台的利息很低,借7000元每月只需还几十元钱就行。不过,小朱到合肥和王先生见面后得知,此前说的网贷平台在做网络维护。“王先生答应个人借我7000元,不过写欠条时,他写了一张9000元的欠条,又写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小朱说。

边借边还三个月欠债超35万

小朱签过字后才明白,“如果我能一周内还清,加上2000元保证金,只要还给王先生9000元即可。如果还不上,他就拿那张三万元的欠条来找我。”一周后,小朱没能还款,但王先生却没让他立刻还三万元,而是与他立下“逾期后每日偿还200元利息”的约定,并让小朱先偿还一部分本金。“见我为难,王先生把我介绍给合肥中环城的贷款人朱某某,说那边个人借款的利息低。”8月上旬,小朱与朱某某签了一张1.5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实际到手的只有1万元,剩余5000元是保证金。小朱还完此前因小张欠的钱后,才发现欠朱某某的款又要逾期了。“钱还不上,朱某某就用高利贷那一套给我立规矩,月利息达到了五毛,逾期本金翻倍,1.5万元变3万元。”签下字后,小朱发现每天光要还给朱某某的利息就要两百多元,还不算王先生的利息。

之后,小朱拆东墙补西墙,从奢分期、借贷宝、任我花等20多家网贷平台上贷款还钱,还在朱、王两人的要求下,先后与郑某、陈某某、汪某某等多人签下了个人借款合同。小朱签订的借款合同显示,这些合同规定的月息至少五毛,逾期本金翻倍,是典型的高利贷借款模式。仅三个月,小朱在合肥、滁州、淮南等地所欠的网贷和高利贷本息金额超过35万元。

图片 4小朱在某公司贷款。
朱先生供图

不堪恐吓大学生选择自杀

徐女士发现,为了还债,儿子小朱在他们夫妻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他们的信息办理网络贷款。事发前,她和丈夫在花呗、借呗等平台的欠款也有近万元。

11月29日,朱先生来合肥到一家个人贷款平台还债。朱先生说,几经求情,该债权人终于决定只收回本金,并答应不再让催债人员去他家威胁、恐吓。

对此,该贷款平台的一名男子坦诚地说借给小朱的就是高利贷,“当时是跟他(小朱)签了两个条子,是因为钱借出去后,还得上是一说,还不上又是另一说。”该男子说,曾在借款合同上规定月息达五毛,还不上钱就会找催债公司的人上门要钱。

此外,小朱提供的淮南、滁州等地的催债人员发来的信息中,也充满了威胁、恐吓和诅咒的字眼,其父亲朱先生的手机还收到了多段欠债人遭催债人拖街群殴的视频。

朱先生说,如今,多地讨债人员几乎每天都会到他家催债,让一家人深感害怕和紧张。小朱说,他决意自杀是因无力承担巨额贷款,又收到恶意的催款短信和视频,重重压力之下才如此选择。日前,朱先生已就此事向淮南市田家庵公安分局报案。29日,当地警方表示,已收到报案材料,并介入调查此事。

图片 5小朱的网贷清单

说法

若证明因追债被迫自杀警方应刑事立案

小朱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高额利息,是否受法律保护?小朱的割腕自杀行为,贷款的出借人是否要承担相应后果?对此,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称,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约定的利息,月息不得超过两分,一旦超过,就得不到法院的保护和支持。孙承龙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不排除在实际的借款过程中,可能双方约定的利息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标准,或实际出借的金额与借条里面载明的数字金额不相符。需要提醒的是,作为当事人,提起诉讼必须在法院规定的举证时间内提供证据或证据线索。

对于小朱所说,自己是收到催款短信和视频才被迫自杀的,孙承龙认为,目前的事件定性为民事纠纷引发的自杀事件,事件的发生是否是由于债权人的非法催债行为导致的,要进一步调查取证。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债权人在催债过程中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逼迫或最终导致当事人自杀自残的情况,公安机关掌握证据后应刑事立案。

  室友告诉其父,当天下午张家泽和两名男子在其房间内,张家泽多次提到“被骗”、“要钱太多”等字眼,期间两次有跳楼自杀的倾向,均被同行男子拉住,最后男子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先带张家泽去事发地签字,因为交警要回去。

  一位接听记者电话的女士表示,“怎么会因为几千块而跳楼呢?”

  而张家泽的父亲认为,儿子的死并非单纯的跳楼自杀,可能在死前遭受胁迫、勒索。目前死者家人已经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自网络借贷兴起以来,因“巨额欠款自杀”早已不是鲜闻——

  时间:2016年

  事件:给女友买手机网贷 短短3个月背上35万债务

图片 6

  某高校男同学同学想为女友买手机,后借用朱某的个人信息办了校园贷。从不同网贷平台借款达数十万元(据了解,朱某一共在网贷平台借款13万元,个人高利贷借款本息合计22万)因无力偿还而跳楼自杀身亡。

  时间:2016年6月

  事件:儿子自杀父母才知巨额欠款

  6月份,小朱的初中同学小张,找到小朱问他借钱。小张用小朱的手机和身份证,从网络借款平台,贷款买了一部苹果6S手机,本息共5500元左右,每月要还200多元。没过几天,小张又找到小朱,要借用小朱的身份证,再次贷款1万多块钱。为还贷,小朱拆东墙补西墙,短短三个月就背上35万余元债务。11月29日,小朱家人更是收到合肥一家个人贷款平台催债人的威胁信息。

  2017年小朱终于不堪重负选择割腕,倒在了血泊里。经抢救,小朱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时间:2016年8月26

  事件:迷恋足彩,大学生欠下60万网贷跳楼自杀

图片 7

  今年3月9日晚上,大二学生郑某,因迷恋足彩,通过网络借贷买彩,后又冒用同学之名借贷,最终欠下60多万元巨债,无力偿还后从青岛市一宾馆8楼跳下死亡。

  此前郑某因还贷压力,曾先后4次自杀,其中两次跳湖,一次撞车,一次吞食了200片安眠药。21岁的郑某从2015年1月开始买足球彩票,并下载了各种足彩APP。经学校统计,自2015年开始,郑某共借用、冒用28名同学的身份证、学生证、家庭住址等信息,分别在诺诺镑客、人人分期、趣分期、爱学贷、优分期、闪银等14家网络小额贷款平台,共计贷款58.95万元。在了解到郑某借款信息后,郑某远在邓州市农村的家人先后帮郑某还款10万元,后来再无能力还款。

  时间:2017年4月11

  事件:网贷6万多赌球输光 石狮大学生宾馆烧炭自杀 

  王某刚玩“赌球”的时候尝到了甜头便一发不可收拾。在后来的一个月里,他不断地输钱进去。后来在网上借贷6万余元,6万余元全输光了,无法还清贷款,他非常害怕。在伤心欲绝之下,于4月9日晚上买了一瓶酒、十几捆胶布、一把点火枪、一袋黑炭,在石狮宝岛路一宾馆里开了一间房。他喝完了酒,借着酒劲,开始将房间里各个透风的地方用胶布封住。这一切做完以后,他点上了炭,准备静静地死去。宾馆工作人员发现了烟雾报警器在响随即报警,民警接到通知,连忙灭火,并上前将该男子带到安全地带。

  时间:2017年7月5日

  事件:重庆邮电大学(微博)大一男生跳江自杀,疑因无力归还网贷

图片 8

  “爸爸,妈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欠下了数万元的网络债务,我太绝望了!”这条短信于6月29号凌晨给家人留下。几个小时后,谢波在距离学校不到500米的涪江边,溺水身亡。

  谢波的家人表示,这次贷款,谢波连本代利欠款10多万,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再次为他偿还债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